搜尋此網誌

2018年12月4日 星期二

冷靜的理性思考將會是台灣人最大的禁忌嗎?

能冷靜的理性思考一件事情應該是很正常不過的,可是全世界只有台灣似乎完全不是這樣

自從有人意外的注意到我曾經寫過的有關群體場面描寫動畫分類刪除事件的表達文然後一面倒地批評的很嚴重之後,我還是有冷靜的理性思考了一下,或許我從2017年二月開始到現在似乎是對那些在我眼前發生的特殊大事激動地失去自制力了,接下來想要明白的認知自己做錯了甚麼並且改進,可是我不能因為一面倒且規模極大的社會輿論壓力下就把好不容易遲了多年才得知的珍貴真相給永遠封印起來,那些都是在我好不容易能夠冷靜地去理性思考、仔細地在網路上和圖書館查證與比對之後得來的結果,但由於跟早期全台首播的熱門動畫──例如烏龍派出所、蠟筆小新、我們這一家和舊版獵人等等──相關的動畫版設定資料書籍現在台灣流通的非常少的緣故,就算是二手書市場或者是網路上的也不一定能找的到最早出版的,我今天真的承認在此部分曾經不小心說謊過。
上面的標題會這樣定名的理由是因為在《台灣受虐症候群》第二本中作者埔農曾經寫道有個叫洪阿土的人曾經向世界各國的元首們寄了一封題名為《台灣受虐症候群》的英文書信,裡面有一段大意是這樣的:
因為當時的國民政府撤退到台灣後編出了一份思想罪的施行細則、然後只要跟被定罪的被告人士有至交的就會判定牽連罪,只要有人對當時的教科書寫的內容和政策有甚麼意見或者是產生不一樣的見解就會被當成是叛國罪處理。
後面還有寫到說那段時間的一般台灣在地民眾為了避免被當成是共產黨的間諜或者以叛國罪處死、然後其他人也不想被牽連到,於是就表現出自己並沒有在理性思考的樣子,隨著當時的標準教科書內容人云亦云、後期就開始讚美和討好曾經是罪人的當權者而且沒有人勇敢去反抗當時的惡法和政策。原本這只是某檔案中某個小範圍的一個單純偶發的小事件而已,可是經過了七十多年的時間下許多人藉這樣從開始到習慣、習慣變自然,既使是一般的公民可以去投票的時代也還是存在著這樣的狀況,當然各行各業也因為無法去理性思考連帶的沒有去想到非常長遠的方案與應付現在不會發生、但是未來幾年後會發生之突發事件的關係,所以現在的各行各業產業鏈變動也就會如此奇怪,然後電視台的節目也是一樣的原理。
我是知道那一次的反服貿佔領立法院的運動,但如果不能從被認為是瑣碎研究和許多人認為不重要的地方做出實質改善並且完全理解一切的話,一切都還是會回歸至原點。

2018年12月2日 星期日

看過台灣古今真相一書後的感想文

我非常認同這本書全部的觀點,而且也積極去改正自己對於的台灣社會真正的認知,可是就有一種徒勞無功的感覺

這本《台灣古今真相》一書是我看過對於真正台灣歷史和社會真正的認知最詳細的,但是當我本人最近去看過有人對於我自己在跟維基百科的格式很類似的KomicaWiki中因為在2017年那次對於《群體場面描寫動畫分類刪除事件》的不滿所寫的路人條目因此提出的質疑和批評,我雖然是有些惶恐可是我絕對不會對此事做出攻擊的動作,因為一旦我對此完全生氣失控了就不會是這本書中提到的台灣人真正的良善本性,而且也就那樣一直被「中國式的虛妄思維」給支配了。
我覺得這本書比之前提過的《台灣受虐症候群》一書有異曲同工之妙,不僅有提到全世界最早的避孕藥在台灣與比中國更先進的工藝、傳說中的亞特蘭提斯其實就在台灣宜蘭縣和與那國島的海底下這些,還有一些保存在美國國家檔案資料庫內一些關於當時中國國民黨與台灣之間的文件與新聞報導,這些文件還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看到,對我而言是有學習了很多而且也開始感受到「原來有些歷史是這樣發生的、我們都是在積非成是的教育中長大的」這樣的想法與氛圍。
然後書中有多次提到兩百年前有個法國生理學教授Claude Bernard曾經說過這樣的一句話:
既有的認知,是思考和學習正確知識的最大障礙
然後加上我上述提到的質疑我就恍然大悟了,因為我打從小時候就是受到數百年前清朝統治台灣所產生的「中國式的虛妄思維」給支配,然後外加上長期被外來政權洗腦、遭到集權主義威脅的緣故,從那時起在台灣理性思考就成為最大的禁忌,在「因為你的想法跟其他人不一樣就會被認為是叛國、接著就會被各方壓力給壓制和處死」的大眾社會思維中度過,至於為何外界人士會把我當成神經病的原因有一部份少不了這個。

我承認曾經在之前提過的電視播放策略確實是放大其詞,因為我認為一個國家和地區播送的電視節目種類就是個國家發展與教育的縮影

之前我為何會因為一些事情說起有關於電視台的相關播放策略與特定動畫的一切都是在偶然之下看到了以前我不曾見過的真相與某些動畫對於原產國日本來說是新的、尋常的、而且還是未受不尋常的洗腦教育下的正常產生出來的「產物」,而且至今為止日本新播的三百回以上的熱門動畫的某些片尾曲若沒有看原版的我們是在台灣的電視頻道上永遠看不到。我原本的初衷是這樣,但因為後來意想不到的狀況不斷的在發生的緣故,還是或多或少的被潛意識中的「中國式的虛妄思維」給支配了。
我確實是對於此放大其詞了,我深感慚愧,然而我也是經歷過那段大量引進動畫播出的黃金時代的見證人,我確實用自己的眼睛看到了,然而那些殘酷的事實我也還是看了很多次,從千禧年過後的2003年一直以來我仍然還是揮之不去,沒有辦法好好地冷靜下來理性的去看待熱門動畫的相關黑歷史和一切的政策,而且就像是北韓的洗腦學校有人被抓去再教育的情形一樣一直被灌輸積非成是的社會生活習慣那樣。

2018年11月28日 星期三

當海綿寶寶作者過世之後動畫的未來發展

在作者史蒂芬·海倫伯格過世之後雖然是知道該動畫接下來可能的發展,可是東森幼幼台的話那就無法預料了

最近剛聽到海綿寶寶動畫系列的作者史蒂芬·海倫伯格因為身為漸凍人然後敵不過病魔過世的消息感覺這幾天世事無常,而且如果說是海綿寶寶動畫在該作者過世後接下來的發展的話應該不意外的就是整個影集提前宣布播出具有紀念性質的完結篇,或者是由新的製作團隊接手製作跟以前的畫風完全不同的全新動畫系列而且追加以前的全球觀眾從未見過的登場人物來,大致上的後續可能就是這幾個情況而且換作是除了台灣之外的海外播出帶大概也會有更新的動作,除了配音員有些早就去世的臨時做更換之外還有更換字幕、調整播映時間、重新修正過去因為一些大人的理由被刪除的畫面這些,絕對不會是如首播之後一成不變而且繼續連環重播到幾乎有二十五年一個世代的情形那樣。
從東森幼幼台在十年前發生的畫面相關鬼隱事件之後我有一段時間一直對該動畫系列的印象感覺不佳,甚至是看了之後就會感覺自己的血壓突然升高。就是因為那一段黑歷史:「白色世界,不能讓小孩子聽到的禁語」的緣故,而且至今為止已經有十二年的時間,幾乎就是從首次播出或者是大約第一周年以後的時候就開始了。而且還有人發現說友情客串的海盜阿西登場的片段經常會被當局刪除一大半、當成是東森幼幼台龐大的廣告收入,而且就算播映新版但是電視台也幾乎是本性難移。

或許我們是無法預料東森幼幼台聽到此消息後接下來的發展,不過當初的那種處理態度在臉書尚未流行之前我們就看在眼裡

沒錯,除了這個之外我也可以從當初首次播映真珠美人魚的那時候就可以看的出來,只不過就算現在的東森幼幼台是有在持續引進全新的歐美動畫──有幾個是製作的技術根本看不出那是韓國製作的歐美風格動畫──沒錯,只是對於海綿寶寶的態度就好像是他們電視台後面有特定的某人正在施壓那樣,一直以來許多觀眾想要看完全版的就只能找DVD影集或者是網路現有的,搞不好也很可能跟我們這一家第278集的情形那樣影碟發行之前早就被抽掉了。
假設海綿寶寶在不久的將來出個全新續集的話,我相信背景畫風和整體的人物設計將會有耳目一新的變化,就算有一半的劇本和故事是日式風格的不過我覺得這可以向東森幼幼台的版本打一個耳光,因為許多國家的播出帶正在穩健向前走的時候台灣方面卻反而是在倒退走,因為有些美國的配音員早就已經換人了。
主題歌呢?十二年以來我們都在聽著中文翻唱歌呢!而且就算片尾曲是純音樂可是幾乎也是維持在二十年前全美首次播出的時候呢。如果未來有全新的動畫系列樣開始製作的話最好是弄個非常特別到令人驚嘆的曲子呢!可以的話這首片尾曲就是選擇對應曲風的新參考,就算是美國的製作公司大概也可以獲得全新的靈感。

我真的好想從被Facebook逼得走投無路的惡夢中醒來

自從2010年那次台灣臉書大流行之後,我萬萬沒想到這會成為日後大學時期的最大的噩夢

在那年之前,我不曾聽過所謂的Facebook這個社群網站,因為在我2008年國中畢業之後曾經為了前途以及要升上甚麼高中而苦惱著,而且也因為自閉症沒辦法複雜去想更多的關係一直被同學欺負──雖然有一部份是自己真的自找的──和對將來發生甚麼事情沒有想太多,而且也後悔著自己小學四年級時沒有好好去學電腦相關的課程同時建立起2004年即時通還在的時候一種最基本的社交的能力。
而且在2010年臉書剛要開始在台灣流行的時候自己卻偏偏轉班到綜合高中一年級去(我原本是在高雄高工機械科二年級的上學期學生,卻因為一個機件物理小考考零分的事情令我父母開始歇斯底里的去要求我去念高中的社會組)令我精神與未來生涯規劃上受到極大的失常和痛苦的折磨,令我沒有辦法去注意周遭的同學們以及台灣的社會文化發生了甚麼重大的事情。不過我還是記得說當是因為開心農場而流行的,可是當我突然發現到無名小站開始有要關閉時的現象的時候我的噩夢才真正的開始,之前的開心農場只是一切的開場白而已。
不久之後許多的社團文宣通通都出現了臉書的粉絲團,原本的部落格也都通通關閉,而且連活動報名的部分也都要從臉書報名,甚至是見過有些百貨公司沒有官方網站就只有臉書粉絲團的,在這之前我從來沒有想過說這會徹底取代在2008年的時候還存在的網路產物以及現實中的聯絡方式,而且這一窩蜂跟風的情形好比是早期的動畫《妄想代理人》那樣在結局中全體民眾瘋狂搶一個東西然後被不明物體給吞噬的情形那樣,之後我也因此強烈的不願去辦任何一個臉書的帳號、無法跟常人一樣享受尋常的大學校園生活,然後我同時支持了不會太過有文化衝擊且與臉書有些不同的推特。
然後如果要另外比喻的話就是《台灣受虐症候群》的煉製與延燒、還有在思考上劣幣驅逐良幣的情形那樣,假設說從一開始那個《台灣受虐症候群》的煉製與延燒從一開始就不存在的話或許會有科幻小說中發生的蝴蝶效應,那麼臉書這個東西打從一開始就不存在(當然也會牽連到推特的存在,不過會有科幻小說中常有的替代效應出現,由另外一個平行世界中類似的東西做出替代)。

我曾經想過說希望在某天的時候能從這種惡夢中醒過來,可是卻沒醒過來反而變成真實發生的事情

我對於次非常悲哀,因為現在的台灣社會文化被搞得就是之前提過的「如果有某人對於新事物不從的話就會用孤立的方式或者以疲勞轟炸的方式來強迫對方就範」這樣的風氣,而且幾乎是愈來愈嚴重了,嚴重的如偶然的噩夢完全變成真實發生的那樣。
或許我再過不久之後會因為一場社會大事件的緣故而再次被逼得走投無路、在強迫與威脅之下弄了一個臉書的帳號,就跟我2004年四月小學四年級的某個星期四被兩名學長威脅著、拉著去電腦教室且自己哭鬧著申請即時通的情況幾乎一樣,當初若我沒有被強迫的話大概不會有現在一看到或想到相關的就會焦慮的歇斯底里的情況。而且我感覺自己的處境就跟《流浪進行曲》這首小提琴樂曲的曲調幾乎一樣不過會比常人更哀傷。

在地方首長大選之後動畫播映體系的將來

那個使電視動畫繁榮的黃金時代將會回來嗎?然後將會在未來總統大選開始之前的一年半間重新振作嗎?

在這個地方首長大選之後我們知道民進黨很意外的大挫敗,然後從那一日起高雄市將會出現一連串的變化,可能會再次走向一種「表面上有一部份的大企業與農民會因此大賺錢,可是在裡面市民整體的生活水準將會再次回到二十年前市長選舉之前的狀態」,因為我是本地人也有仔細的看了整個高雄市的變化,有些地方以前是外人不得其門而入的大型高汙染工廠,而且也沒有改建為公園用地。
有人說這場地方首長大選會拖累將來在東京奧運之前的總統大選,因為現在國民黨大逆轉很有可能會再度政黨輪替,之前因為太過傾向中國政策而被選民拉下台的馬先生也會再度回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我想太多了的關係總覺得台灣現在對於動畫播映的體系總會因為政黨與時代的關係有所不同,好像在民進黨執政的時代很少有熱門動畫播出完全的片尾曲,不過也是個許多新動畫引進播出的年代;反之在從2009年國民黨執政之後是開始有一些熱門動畫再次播映完整的片尾曲而且每一首都有播映,但是過去的一些老舊且有濃厚黑歷史存在的長篇動畫卻也開始不斷連環重播的情形這樣。
我會這樣想大概就是因為當初全台首播《美少女戰士Crystal》的時候是有播映片尾曲的,但是在隔年的一月第二個星期六卻突然不給播片尾曲,而且當《數碼寶貝─APP獸》全台首播的時候也還是不給播片尾曲,然後那還是蔡英文當選、上任總統職位後所發生的。不過這也是另一個轉機,搞不好未來兩年內將會是許多從未在台灣的電視頻道上看過的全新動畫大量引進播出的大好時代。

2018年11月22日 星期四

自今年12月13日開始就是我們這一家動畫對台灣觀眾洗腦的開始之日

我還是有從舊報紙上查證了一下,最初在報紙刊登的節目表上首次有我們這一家動畫的紀錄就在2004年12月13日

自從上次因為自己感受到可能將要發生的不安之後我還是很不放心,於是我還是第三次來到台南公園旁的圖書館來查詢舊報紙上一些現在仍然在連環重播之老舊動畫的首播日期和相關的時間,然後也一併查找其他動畫的首次播映時間與日期,光是這項大工程就耗費了我三回往返台南與新左營的車錢(只不過本人有身心障礙證明所以花費差不多是一般人往返台南和新左營的一回半車錢左右),因為一個月份的報紙總共有三疊,然後如果我能想到說高雄市內某間圖書館也有從1945年8月16日保存至今的所有報刊的話。
然後在這之前我曾經有確定說該動畫系列首次播出的時間是在2004年沒錯但是一直無法去確認確實的日期,而且也一直認為說是在東森幼幼台首播的,不過在當我查詢到12月13日那天報紙上的節目表時就已經確定了,原來首次播映的頻道不是東森幼幼台而是東森綜合台的下午六點,按照我在查詢棋靈王的時候所做的對照,既使是2003年全年也沒有我們這一家動畫播映的紀錄,所以這紀錄應該沒錯。
雖然我應該要再提早兩三年於新版動畫播出之前就要去查證的,不過這或許也是天意使然現在可能就正是時候,從2004年12月13日到今天也快要有十四年的時間,當時真難想像該動畫系列可以有如舊版哆啦A夢那樣的能耐可以用當初被台灣後製組給「改造」過的播出帶矇住了當時台灣觀眾的眼睛直到現在,我是有說過第278集被台灣當局給禁播的事情,可是過了將近十年的時間幾乎很少有台灣觀眾知道,就好像是有某種不同角度的時代失憶症那樣。

金馬獎頒獎典禮之後將要解決的爭議

主要還是因為台灣受虐症候群的緣故,這次的金馬獎頒獎典禮比過去多了一些爭議而且幾乎很少人看穿真相

今年十一月十七日的金馬獎頒獎典禮雖然沒有發生因為習慣性延長播出導致原本星期日的動畫時間播出的熱門動畫被迫暫停播出的狀況,但是卻因為台灣受虐症候群沒有完全治療而且還有在繼續已認盜作祖的方式認為自己是早就在七十年前被共產黨逼得流亡之際就已經被宣告滅亡的中華民國政府國民的緣故,而被獲得最大獎項的中國導演說成是「在中國共產黨統治的台灣舉辦的金馬獎頒獎典禮上獲得最大獎項」的爭議。然後我到此時才真正理解說「原來全世界還有聯合國不承認的是所謂的"中華民國流亡政府",只要台灣民眾能夠完全展現意志說出自己不是所謂的中華民國流亡政府國民、也不是中國人;而是真正原生、完全沒有中原漢族血統的福爾摩沙國民的話,就算是中國政府不擇手段壓制、然後使之封鎖的話至少能引起一些外國清明人士的注意和聲援,並且以全世界的良知讓台灣民眾完全知道"中華民國流亡政府"七十多年來的荒謬」這樣的想法。
然後回到正題,這次雖然有台灣電影獲獎沒錯,可是如我之前所說的一樣最大獎項依然還是被中國導演給拿下,當然影帝還有影后寶座也是。我之前還是有說過台灣電影能否在未來幾年之間打贏來角逐金馬獎的中國電影還是個未知數,而且很奇怪的就是電視廣告中入圍的四個獎項中所公布的五個電影就有四個是中國的,除了《誰先愛上他的》為台灣電影之外其餘入圍的中國電影為《地球最後的夜晚》、《影》、《我不是藥神》和《大象席地而坐》這些,要說香港的話也只有一兩個最多三個電影入圍而已。
目前的話至少還有一半的獎項有挽回了一些台灣電影產業的面子,當然最佳動畫短片和最佳動畫長片也是,我承認電影《幸福路上》是全台灣甚至是半個世紀以來屈指可數之最有特色且能跟日本動畫相抗衡的台灣原創動畫之一。

或許說,未來金馬獎頒獎典禮極有可能也會更改成其他的名字,因為遲早也會被發現說這也是中華民國流亡政府上面的威權領導人為了自爽所取名的

為何我會以「自爽」來解釋該名稱的由來呢?主要是那個時候上面的領導人準備要來開始著手扭曲台灣民眾原先的認知和真正的良善人格,然後再失去理性思考的六十年代有人為了要向領導人祝賀生日和鼓舞金門和馬祖的前線軍隊所以才產生出來的,同時也是已經開始有許多國家已經倍感難耐的偷偷向中國打交道的時代。
然後如果是另一個平行世界中相同時間的台灣的話大概就沒有金馬獎這回事,我想那個名稱應該是福爾摩沙國際影展或者是台灣綠絲帶獎等其他類似的,而且全世界凡是有能力的電影導演都能獲該獎項。
接著要說能夠另外替代金馬獎的主題音樂的的話,除了我之前有提到的《熱鬥小馬》片尾曲之外,還要加上台灣人在真實世界中已經被洗腦毀棄的真正性格,其中一個就是好客。而且呢就剛好跟1970年世界博覽會的主題歌理念也是契合的,雖然曲調與語言不同不過至少感覺要跟這首主題歌差不多。

2018年11月10日 星期六

本人隱約感覺到的將要發生社會大事的一點不安

我不知道這如何說得上來,因為接下來的日子裏面我隱約感覺到一些自己未來將會遇上更大麻煩的不安

近日這幾天因為受到殘酷的現實一再的打擊與淋上冷酷的冷水導致作者我本來的精神一再的受到創傷的緣故,而且不曉得是不是因為在未來幾個月後將要發生一件對於我人生中的最大而且還是史上最慘的社會大事(也有可能是一件在科技上跟社群網站相關的一件相當殘酷大事)的緣故,我突然感受到一種說不上來的不安,就跟當初在自殺之前的芥川龍之介和太宰治先生那幾個人對世間悲觀的文學家有著一樣的心情吧。
然後我真希望這是我腦袋裡想太多還是只不過是做了很長的白日夢只是沒有醒來而已,可是根據過去的經驗來看每當我看到的不願在我面前發生的事實或者是企圖想要去阻止即將要發生的事件的時候,總是都會在我面前殘酷地發生,然後我也是無力去改變。例如說剛開始的2010年臉書首次在台灣出現的時候我原本想著這應該只是一種選項,要不要擁有臉書的帳戶都可以,既使你只有部落格或者是某網路論壇的帳號都行、或者寧可去選擇推特。可是最不願在我面前看到的事情還是發生了,因為突然之間台灣的臉書用戶在短短一兩年間暴增至全部人口的一半,而且更致命的情況是大部分的網路論壇和部落格一個一個通通關閉,然後許多大學社團早期的相關專門網站也在臉書出現後都通通關閉了,而且也沒有另外建立推特。
然而這只要理性的想一想就知道了,因為臉書的用戶數量並不等於某個國家的總人口,因為就算是創始國的美國在2011年的統計也只不過是全國的一半人口,但是在2016的台灣統計數據卻變成了非常極端的74%──也就是全台灣外加上金門馬祖總人口的四分之三──然後如果還要扣除掉未滿十三歲以下的小孩人口與少數老年人口的話,我的天哪!整個全國臉書用戶比率跟全國人口比較幾乎是完全的百分之百,只有特殊的幾千人是因為自身非常特殊的例外。跟已經知道會用推特的用戶比率反常很高的日本相比這實在是非常罕見的現象,就像是失去正常的多元理解思考力的【台灣受虐症候群】重症患者一樣,不只有真正的文化素養被摧毀和施行洗腦教育那樣而且還混合了許多國家教育體制與異國文化的缺點和弱點,我想之前講的一窩蜂的行動與排擠異端和身障者的風俗習慣大概是從日本文化來的,只是因為後來的【中國編寫的標準教科書式教育】使其增強了弱點的幅度罷了。

2018年11月9日 星期五

偶像劇愛上哥們與就算是哥哥,有愛就沒問題了,對吧!的關係

從三年前那時候這台灣偶像劇跟那部小說改編動畫扯上關係的那一刻開始,我就產生出這樣的想法

也許是我這樣的想法妄想的太過頭了,其實因為在當初首次播出的時候那個在台視論壇新開的討論版遭到正在貼色情廣告的相關宣傳業者給侵略,大量貼了不少的應召色情廣告,然後我當時是出自於自發性的「維護」討論版,可是卻又想不到所謂的理由和主題。不過在那時候我剛好買了一套DVD影集,就叫做《就算是哥哥,有愛就沒問題了,對吧!》這樣,於是我就正巧想到了跟偶像劇《愛上哥們》勉強牽扯得上關係的文章主題,於是我就用了該小說系列的名稱來當作偶像劇《愛上哥們》的第一篇文章。
不久之後我還發現說那篇文章的瀏覽次數在短短一個月內瞬間增加到一千人次左右,這也真是個了不起的數字!連我也始料未及,然後也又因為色情廣告宣傳業者又再來而且還有三四次僥倖逃過法眼的緣故,所以這樣的相關文章也變多了。然後我甚至還弄了一些尺度非常大的短篇映像特典影片來當作抓不到色情廣告宣傳業者的發洩。
現在的話因為礙於尺度的關係,而且那些短篇映像特典影片就算在網路上有促存的也會有年齡限制的問題存在,所以我現在只能找到該小說系列改編動畫的第一集來當作加深兩者印象用的,畢竟那跟偶像劇《愛上哥們》的劇情套路有些一樣。
在該討論版存在之最後的末期我甚至因為來自色情廣告宣傳業者壓力的關係開始有著「想讓台灣的導演與編劇認清楚說《愛上哥們》其實就是跟這部小說改編動畫取材來的」這樣,儘管在兩者的故事情節上已經是有極大的更改了。

總瀏覽量